剑光掠影

意见(I)

顾谢泡了壶茶,一团热气顺着壶嘴飘出来。清冽的茶香已经在空气里清楚可闻,上好的碧螺春热水一冲,味就出来了。


他手边上摊开着一本英文书,纸面上夹了黑色笔写的注脚。


昨天老穆的言行,让顾谢怀疑自己作为心理医生的专业性。漏洞百出的话,和老穆两年的相识,都没让他发现问题。


可是如果老穆真的只有失眠症呢?他隐藏了什么?


“呜呜呜呜呜——”


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响起。












意见

今天,老穆又问了那个很蠢的问题。


人为什么要活着?


在奇怪的丧文化奇怪地兴起之前,我就已经听腻了这个问题。


所以我拒绝回答他,并且微笑地着看他自说自话。


以往老穆等了三分钟没听见我回答,就会错开这个话题,再跟我说些别的。


我很乐意很老穆聊天,毕竟他不但博学多才而且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。


“阿忆,别死。”,他的眼睛看着我,话说得莫名其妙,眼睛里却没有玩笑的意思。


“咳”,老穆这么认真地说这样的话,引得我心里一阵兵荒马乱,不小心被口水呛了一下。


“老穆,为什么说这种话?”,我仔细盯着他的脸问道。


“不是有疫病吗?要小心点。”,他手里拿着药,轻轻地笑了一下。


我也笑了,被他所传染的。现在已经没人戴口罩,疫情早在去年就消散的差不多了。


老穆今天很奇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