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光掠影

暗恋玫瑰

     深沉的夜色是恶魔为世人所铸的堡垒,也是罪恶天性的保护衣。

      富人在家中、赌场,甚至是红灯区释放欲望。而穷人在街道上游走,准备为生计而犯罪。

      戴尔活在贫民窟,父母很早就死了。他二十出头的年纪,找不到工作,潦倒地存活着。因为半条手臂的缺失,他变成了半个废人。

       五年前,一辆在大街上疾驰的马车,生生从饿倒的他身上碾过。差一点,他的命都丢失了。可惜,上帝怜悯他一回,让他遇见一个好心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他偷点东西,干点活也能苟且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“戴尔,今天我带你干票大的!”,他的搭档艾伦满满的兴奋,锐利的三角眼里折射出贪欲。

      “是吗?老兄,你今天好像迟到了。” ,戴尔苍白的脸上有几分揶揄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信我?”,艾伦压着嗓子 ,声音像出洞的毒蛇吐芯。

       戴尔笑了两声,道:“我的老朋友,一起干活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借着油灯的光,艾伦打量走在前头的戴尔。那只残臂越看越碍眼,就是一个奇丑无比的破零件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戴尔分钱分得少,他半点也不想和废人合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坐上租借的马车,摇摇晃晃地在黑暗里走远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
堕落沉夜

打碎天上的发光体,

摧毁人间的火焰与灯。

当浓墨的黑彻底主宰世界,

白昼死亡的我再次拥有生命。


不用伪装的深夜里,

肆意狂欢地欲望与罪。

当真正的地狱之门绽放开,

丑恶癫狂的我是出逃地恶魔。


无人忏悔的死寂中,

心底滋长着沉沦与乐。

当庸俗的追求能得以实现,

廉价的愉悦感是腐蚀性毒药。


真我早已迷失,腐蚀,改变。

只剩苟延残喘的肉体,

维持最后的体面。